啦啦啦

有时候真想把自己的东西放上来让这些大大们感受一下真正的没有天赋是什么样的

        所以说朋友们所说的男孩要有男孩的样子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要求???如果指的是生理性别的话,抱歉你这要求很没道理啊,无论从第一性征看还是第二性征看我都做到了啊,如果是社会性别的话,我想去性别化才是正道吧???
        看到教育工作者说什么现在的男明星娘化严重我简直喵喵喵啊,男女两性存在天生的差异这不假,但是后天社会赋予的观念才是最大的枷锁吧?有些人身上的异性特质强烈一些,但这并不是黑点啊,甚至可以说是优点不是吗?说到这个就又忍不住了,我最讨厌在明星或演员评论里看到“戏子无情”这说法,想要批判流量明星这种现象就从真正存在问题的地方去说啊?抓住别人的职业开骂算怎么回事儿啊?怕不是还觉得演戏是下三滥的行业吧?醒醒啊大清早就亡了?!

金刚狼3 有剧透

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谢幕方式。
我知道狼叔老了,狼叔病了,他长满了花白色的胡子,也许结局是他远离了一切有变种人的生活。我早就听说了,很虐,看电影前我带了纸巾,但是我也就只猜到这里了,我万万没有想到,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最后会是这样。

我也许被狼叔惯坏了,从x战警开始,一直看着电影系列,习惯了他受伤,然后愈合,就算是艾德曼子弹打脑,也只是失忆而已,不是嘛?
所以当他找到小崽子们,虽然他晕倒了那么多次,我仍觉得接下来的情节应该是狼叔一个人带着一帮小崽子们去建立伊甸园。注射了那瓶绿色药水,我满心欢喜的以为能够看到他像以往那样像一匹狼一样从树林中窜出来,救下孩子们。甚至当X23哭着叫他爸爸时,我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直到出现了石头坟墓,直到小闺女把树枝十字架放成x的样式,然后影院的灯啪的亮起来了。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啊,狼叔,真的死了。
他就那么死了?

我忍不住啊,周围坐满了人,灯亮了有一半人都起身了,可我真的忍不住啊,我就捂着脸,坐在那哭,我看见有人看我,可是我只能再抽出一张纸捂着脸。
我听见旁边男生跟同行的人说说,再等等吧,看有没有彩蛋,我心里就想,不会有彩蛋了,金刚狼死了,教授死了,我在小学还不知道美漫为何物的时候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了x战警1,不管后来的电影怎么演,金刚狼和教授对我来说就是x战警的灵魂,甚至老万都不能和他们并论,然而,他们都死了,彩蛋对我没有意义了。

我和朋友和两群男生一起出的影厅,一起等的电梯,男生们上去了,电梯门关上,我在外面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哭。憋了一路回到寝室,接着哭。
后来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今天看了金刚狼,然后他死了,妈妈说哦,然后我就又哭了。我妈说你该不会还难受呢吧,我想了想,跟她说,我可能得难受好一阵子。

我感觉从看了狼3到现在,一直有种很空洞的难受感,就是那种你会哭,但哭解决不了的感觉。我不看漫画,只看电影,平时也不会常常刷相关的资讯或视频,可是掐掐算算好歹也十来年了啊,很早就知道这是休叔的最后一部金刚狼,也是爵爷的最后一部教授,可是,电影结束前我没有一刻想到过会是这个结局。我自诩不是一个纯粉,尚且伤心至此,真爱粉又该如何啊?

曾经看到过解读说,金刚狼这个角色最吸引人的是他的兽性,可不知为什么对我来说,他一直是个典型的温柔而哀伤的人。他可以偷小队的机车,可以对第一次见面的教授和老万说滚蛋,但同时他也是那个对年轻人叫kid,失去了妻子,亲手杀死了爱人的人。他的哀伤来自于孤独,来自于对伤害身边人的恐惧。狼叔被一对老夫妻救了,但是老夫妻却因此死了这个情节给我印象很深,所以当这部中,他们住到农场一家家里时,我猜这个情节又要来了。所以他说,你还不懂嘛在我身边的人我爱的人都会遭殃的。X23对他说噩梦里people hurt me的时候我猜到了他的答案,I hurt people,虽然难过,但我想,啊,他果然还是那个金刚狼,他粗鲁,暴力,可却是这样好的一个人。所以哪怕他老了病了,伤口化脓发烂,做些出租司机的工作,打不过几个小混混,甚至为了车子用已经不能完全自愈的身体去挡子弹,但他还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教授,还是毫不犹豫的奔向有危险的孩子们,他还是那个我第一次看到的,年轻有力的英雄。

曾经我和好朋友说过,很喜欢逆转未来的结尾,那样的怀旧的音乐,微微泛黄的色调,旋转的镜头,学生们在大宅中穿行,旧日的好友们一一笑着出现。这个结局是这样的温馨、甜美,带着一点点微微的哀伤,就好像一个漫长的噩梦,一觉醒来,发现哨兵,死亡,末日从不存在,教授对你笑着挤挤眼,Logan,看来我们有个很长的故事要讲。
狼3告诉我们,这仿佛旧唱片一样的美丽结局才是真正的梦,不用再去想变种人的未来,他们没有未来。他们甚至不能像哨兵线之中那样,死在末世和战争中,像个英雄,像个战士。
教授死在一辆破旧货车的后斗里,曾经那样睿智的领袖不能自己上厕所,像任何一个老人那样冲别人随便发脾气,死前只想追求一顿餐饭一张床。他自我剖白,这才是家,可我不配拥有,然而这最后的表白,也没能被狼叔听见。狼叔把教授埋葬后说,至少这里还有水,我没来由的想到,之前天启里教授说,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棵树。教授建立了学校,建立了x战警。学生们炸了他最喜欢的树,无数次炸了他的家。到最后,他一无所有,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车后斗里,埋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水边。
而那一刻,狼叔是怎样的心情呢?孤独?悲伤?绝望?一个人,经历了两次所有人的死亡,他的身体老了,他的心更老。劳拉说教授说你想死,他挂在木桩上,劳拉哭着砍断木头,他说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

狼叔和教授带着崽子们穿越边境,穿着合体西装的爷爷和穿着皮夹克的爸爸建起伊甸园,新一代x战警慢慢成长起来。
怀旧的音乐,微微泛黄的色调,旋转的镜头,学生们在大宅中穿行,旧日的好友们一一笑着出现。
我为这想象的美好而不住颤抖。